【第一章 ‧ 第一回】

 

 

天微熹,暗藍天色侵襲,隱於昏暗光線的人影竄留聲不息,幪上面容的黑巾是唯一辨的清。

兵馬倥傯,迸肩雜遝,閃著刺亮光芒的刀身絕絕撲上馬蹄揚起的黃沙。

詭異氣氛緊逼,靜的,聽不到一絲聲音。

是莫名的控訴,加上顯著的殺機,一張白紙,決定了一切!

眾人緩步至一座別廈,瞬刻,風止人停,四周只賸夜幕尚未褪盡的迷離色彩。

殺入!

帶頭的首領手輕揚,傳達的正是此種訊息。

霎那,黑色身影飛奔。

不消片刻,硝煙四起,慘叫聲此起彼落,火舌頓奔竄。

一幢美麗的華廈剎時付之祝融,哀慘若絕的淒厲嘶叫也隨之平息,雕欄玉砌中盡是血跡斑斑。

一切,歸於平靜。

驀地,聲響再起!

黑影紛竄其中,並不時翻動斷垣殘壁,好似尋找某東西。

漫長時間過去,似乎是沒有任何頭緒,黑影尋找的動作變得遲緩。

「有發現嗎?」

出言者,乃是騎於馬上的黑影首領,半罩的黑巾仍掩不了不停朝四周梭巡的銳利眼神。

眾人齊聚,垂頷的姿勢代表所尋無獲。

「時間不多,再找吧!」

無聲接令,不斷翻動的聲音又再度揚起。

在華廈的一隅,被壓在門板底下的小女娃憑藉最後一絲的意識,努力的想睜開雙眼。

風中,隱約傳來黑衣首領的縹緲話語。

「還是沒有嗎?」

低眼掃了一圈,眾人手中空無一物,證明再次搜尋的結果仍無斬獲。

「罷了,中書令大人還等著咱們繳令,收隊吧!」

話方落,天已明,黑色身影迅速沒於人聲鼎沸的街衢。

奮力掙開壓在自個兒身上的門板,滿臉蒼白的小女娃帶著驚恐未定的心緒爬出因坍落而形成的小縫隙。

無意間聽得的「中書令」三字宛如雷殛般的植入她的心,深刻見底。

尚驚魂未定,甫映入眼簾的竟是殘破不堪的景象,驚的小女娃豆大的淚珠頓撲簌落下。

還來不及擦乾眼淚,餘光一閃,猛然瞥見被燒得焦黑的屍首,她連忙爬過去,一雙小手顫抖的要將被壓在大石塊下的屍首拖出,奈何巨大的石瑰那是她那小小的力氣所能比擬,再加上屍首被燒的面目全非,焦黑的模樣令她害怕不已,無論她怎麼使勁也無法將他拖出———

「嗚……爹——娘……爹——娘……爹——娘……嗚——」

小女娃哭著……喊著——在她泛滿空白的腦海裡只清楚浮沉著「中書令」!

良久,在漫天的風沙中揚起兩道馬蹄聲。

環顧四周,一片貧瘠,如鷹隼一般的雙眸而今也黯淡。

「看來我們來晚了,季家已慘遭滅門之禍。」

「想不到季啟德生平自詡忠於大宣,而今卻是這般下場,令人欷歔。」

「這早已是你我皆預知的事情,不是嗎?」

「我明白。」

淡瞟了他一眼,雙手微動,策馬回頭,道:「回宮吧。」

輕應聲,不改追花逐香的本色,雙唇勾勒出完美的弧形,俊俏的面容微微笑起。

「嘉衡,等我啊!」

   ※           ※            ※

「啊!爹!」

午夜,驚叫聲驟起。

「小姐,小姐,怎麼了?」

一聞熟悉的驚叫聲,青兒立時掀被爬起,連鞋靴也來不及穿便奔至小姐房裡。

擦去覆滿香額的冷汗,仍舊急促呼吸摧動胸膛不停地上下起伏。

「小姐?」得不到任何回應,青兒焦急的再次呼喚。

全身顫抖不已的她輕輕的搖了搖頭,緩緩道了句:「沒||沒事……」

   ※           ※            ※

皇城裡,春光旖旎;品香樓,嬌顏搖曳;美人兒||引人無限遐想。

開樓門,迎胭脂,北國花魁落凡池。

花葉飄飛舖滿小徑,花紅配美人,相得益彰。

洛楓,享譽北城,風靡眾生,是一上等美人兒也!

皇城一隅,西宮怒氣生溢!

拄著權杖,來步踱著小跫,那張佈滿細紋的老臉上被滿腔的怒火給激得幾近扭曲。

「氣死我!真真要氣死我!不過是一介小小的中書令,竟敢將皇宮當成尋歡作樂之地,簡直是藐視本太后到極點!」皇太后邊說邊氣得握緊雙拳,胸中怒火難抑。

立於一旁的安克華嚇的不發一語。

「安克華,除了他視本宮為無物之外,今兒個那個該死的中書令又做了什麼事情讓那些宮娥們從早上到現在還不見人影?」

「啟稟太后,這……」猶豫的語氣裡說明了安克華此刻的為難。

「這什麼?說!」瞇起眼,自昨晚開始胸中便悒鬱難當,真是個不祥的兆頭。

抬頭瞄了瞄正在氣頭上的皇太后,安克華暗吁了口氣,勉為其難的開口說道:「稟太后,中書令大人此刻正忙著迎接北國花魁入宮。」

聞言,皇太后登時愣了愣,隨即脫口吼道:「什麼?北國花魁?皇宮可是個正正當當的地方,怎可讓如此淫穢之人堂皇進入宮廷?!太荒唐了!」轉頭,朝一旁的小太監續道:「祿喜,傳令下去,擺駕未央宮!」

「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舞‧狂 §

舞暉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