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二回】

 

 

大殿之上,滿朝文武百宮仍是為同樣的事情議論不休。

「聖上,皇宮乃是尊貴之地,豈可讓他胡來?」右派人馬排位第一的國舅爺力衡首先發難。

「是朕親口說出,豈能出爾反爾?」龍座上,映禎柔和的回道。

「啟稟聖上,您說的沒錯,但要怎樣尋歡作樂?怎樣追花逐香,也不該選在此日!」

映禎依然淡淡回道:「是朕答應李卿要一築樓閣送他當壽禮,李卿要如何處置此樓閣朕當然無權過問;君無戲言,難不成要朕草草收回成命?」

「皇上,話不是這麼說!雖是皇上親手所贈,可也不能恣意遭遢,進而將一個卑賤的青樓妓女給送入宮,這簡直是目無法紀,再說任由一個朝廷命官在宮內胡作胡為,這要是傳了出去,豈不貽笑大方?」

「那麼力卿,你是在諷刺朕無能囉?」

「不敢!皇上言重了!」

「哼!句句唾唾逼人,其心昭然。」

左派人氏為首的丞相顧嘉衡冷不防低語一句,聲音不大不小,恰巧傳入力衡耳裡,惹得力衡怒上眉山。

「李卿向來放蕩不羈,浪於形骸之外,不受朝紀的束縛,又喜愛追花逐香,這習性,眾卿都知曉吧?」

滿朝百官無不點頭。

「朕也是因為惜才,又愛念李卿的才識,才特地築一樓閣送給李卿作為賞賜,朕的用心難道眾卿們看不出嗎?」低眼掃了階下的官員們一眼,映禎微微的笑起,「再說文人多癖,李卿的嗜好也不脫出『食色性也』這四字,眾卿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話未停,殿外已傳來皇太后盛怒的聲音。

「荒唐!真是荒唐!」

一見皇太后來到,映禎連忙起身恭迎道:「兒臣叩見母后!」

同時,殿上也傳來文武百官的震撼敬語:「參見太后!太后千歲、千千歲!」

「都起來吧!」拄著權杖,皇太后步上懿座。

「謝太后!」

坐回龍座,映禎淡問道:「母后,何事讓您盛怒至此?」

「還有誰?不就是那個在皇上口中多才多識的人嗎?」

「母后指的莫非是李卿?」

「皇兒,不是母后愛多說幾句,實在是那李花耶太不像樣!他到底將神聖的宮廷給當成什麼了?不但把宮裡弄的烏煙瘴氣的,還堂而皇之的將一個青樓妓女給迎入宮,如此荒誕的行徑就是你所說的『多才多識』?」

「母后,君無戲言啊!」

聞言,怒火燃燒更熾。「莫非就因為如此,任他胡為不管?今兒個乃是大宣建國之日,意義何等重大,他這個中書令什麼時候不選,偏偏非得指定這時候!本宮倒要問問他究竟是何居心!」

「母后切莫生氣,依兒臣看來這只是碰巧而已,李卿絕無褻瀆我朝之意。」泛著笑意的唇畔不變,語氣依舊輕淡。

一聽,皇太后頓時辭窮,盛滿怒意的臉上卻再也說不出辯駁的話語。

殿上的氣氛瞬時變的詭異,左派人氏與右派人馬相互對峙,劍拔弩張的情險要一觸即發。

忽地,午門傳來通報聲,在前往養心殿的道上出現一抹年紀稍長的灰白身影。

「參見皇上。」步入殿裡,業瑞福朝殿上的映禎行跪拜禮。

「書記官,不用多禮,平身吧!」

「謝皇上。」

「此刻不是李卿迎接北國花魁的時候嗎?身為中書令的書記官,你怎麼不待在『品香樓』協助他呢?」映禎疑道。

「回皇上,是這樣的,北國花魁已迎入,中書令大人在樓裡備好宴席,特定微臣過來邀請皇上與各位文武百官前去看舞作樂,一同享饗。」

映禎笑了笑道:「回去告知李卿,就說朕待會就到。」

「是!微臣告退!」躬身,直退至殿門,業瑞福這才轉身朝品香樓邁去。

「皇兒,你看看!真是不知廉恥!」皇太后不由得破口大罵。

「啟稟皇太后,今日乃是我朝建國之日,不直辱罵朝廷命官。」冷不防,階下的丞相冷冷釋出一句。

一聽,憤恨的將視線投注在顧嘉衡身上,右手不禁握緊了權杖。

   ※           ※            ※

品香樓裡,春光乍洩!

薄如蟬翼的豔蓮舞服飾服貼的黏貼在北國花魁玲瓏有緻的胴體上,美人兒一擺動柳枝,春光若隱若現,看的眾人莫不為她消魂。

強而有力的鼓點擊下,一首「送君一曲相思斷」飄然而出。

舞動雙手,蓮花舞再現,曼妙的舞姿加上動人的擺動,時而露出嬌顏,時而掩上紅巾半遮面,勾魂的雙眼躍動,幾乎讓全場的人都失了魂!

「美,真是美……」

讚嘆聲此起彼落,只有國舅爺力衡還繃著臉欣賞北國花魁的魅力。

春光無限放送,品香樓裡的眾人如沐春風,伴著樂曲的進行,原本坐在席上的李花耶突然揚劍躍入場中,與散發著野性美的北國花魁一同曼舞。

北國花魁舞的更起勁了!

不時朝中書令投射愛慕的眼神,又配合著中書令的舞動隨之起舞,嬌顏燦笑的花枝亂顫。

緊湊的花劍舞在鼓點的停下結束!

輕挑劍尖,橫掃一圈,輕巧削落了北國花魁的幾許髮絲,李花耶順勢接下髮絲,且由懷中取出一小紅帶,細心的將北國花魁掉落的幾許髮絲給綁好放進自己的腰帶中。

露出邪佞般的笑容,李花耶一把擒住北國花魁的下顎,沉道:「這就當作是送給我的定情之物囉,楓兒!」

美人兒巧笑倩兮,滿是嬌羞。

唇緩緩趨近,當下便和洛楓狂吻了起來。

滿座的文武百宮不禁倒抽一口氣,耳聞中書令浪蕩不羈,如今真見才知什麼叫做「浪蕩不羈」?竟然就當著眾人的面做出如此驚世駭俗之事,莫不令眾人驚異。

橫抱起洛楓,李花耶邁步朝席上走去。

「眾人一同同樂吧!」

整晚,品香樓皆是華燈不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舞‧狂 §

舞暉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