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第四回】

 

 

熱鬧的繁華景象是入夜之後的長安城固有的特色。

在通往眾人皆知的齊海樓的要道上,灑然揚起奔馳的馬車聲。

竹簾裡,顧嘉衡與李花耶相對坐。

隱於冷峻面容下的狐疑終於輕輕洩了句:「通往齊海樓的路並非單指這條,何以你偏偏執以此路?」

一眼望去,街衢的兩側皆是青樓酒肆,荒亂淫穢的程度可見一般。

「濃郁的花香味!」回應他的,是沉醉在各個花叢裡的浪蕩份子——李花耶。

「滿是庸脂俗粉!」顧嘉衡冷道了句,輕蔑的意味充斥。

「唉呀!美人兒難覓嘛!」微皺眉,這話簡直說進了他的心坎裡去,讓他那顆幼小的心淌了一滴血。

見狀,顧嘉衡淡吁了口氣。「哈!花耶,你還真是不瘋美色不成活呀!」

「欸!話可不是這麼說!『醉臥美人懷,醒嗜帝王宴』的滋味令人消磨呀!」

「謬論!」

「卻也是千古不變的道理!」

「『品香樓』裡的北國花魁還不夠你品嚐嗎?」

李花耶大大的點了點頭,道:「嘉衡,這你就不懂了。對我而言,美人兒宛如一道美味的佳餚,食太快,會噎著;食太慢,又怕破懷了這道佳餚原有的味道,如何品嗜的不快不慢,盡得當中美味,可是一大學問,再說天下的美味佳餚多得是,我何必死守一道佳餚,而放棄整桌的美味?」

「哈!」顧嘉衡訕訕的搖了搖頭。

李花耶不以為忤,又續道:「置於眼前的佳餚不食,不僅白白的蹧踏了上天的一番苦心,更是令人心疼呀!」

不理會李花耶,顧嘉衡乾脆別開頭去,望向簾外景色,李花耶循視線望去,一幢陌生的閣樓驀然滑入他的眼。

「欸!稍等,稍等!」

「怎麼了?」顧嘉衡不解的回道。

只見李花耶若有所思的喃語著:「這間叫什麼百花樓來著的,怎麼我以前從沒見過?」

「天下美味盡為你所食,那會有漏網之魚?」

李花耶依然故我,轉頭便朝坐在駕前的書記官喊了聲:「瑞福,掉頭,快掉頭!」

「是。」策馬,業瑞福不明究裡的往回疾行。

「花耶,要做什麼?」

不用李花耶回答,看馬車在何處停下答案便即然揭曉。

一停下,李花耶立時步下馬車。

「瑞福,韁繩交給一旁的小伕吧!」

一見到李花耶佇立在百花樓的門前,業瑞福不禁用手敲了敲頭,暗忖:哦!中書令大人那難纏的「老毛病」又犯了……

「花耶,你不我去宮裡?」

拉開一記大大的笑容,道:「今晚我就住在此了!」

「別胡來,咱們還有事待辦。」

「天大的事也不及追花逐香來的重要。」

「皇上還在御書房等你,你想讓他空等整晚嗎?」

「欸!這明日再說,現下比較重要!」說完,便頭也不回的步入百花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 舞‧狂 §

舞暉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